歡迎光臨威龍、通葡接連陷債務危機 國產葡萄酒怎么了?_行業資訊_資訊_資訊_河南酒業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保存本站桌面快捷方式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威龍、通葡接連陷債務危機 國產葡萄酒怎么了?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8-17  瀏覽次數:2273
核心提示:8月12日,國內兩家葡萄酒上市公司接連發布與違規擔保事件有關的公告,其中,通葡股份面臨著近3億元的債務訴訟,ST威龍實控人王珍海的大部分股權已遭司法拍賣,公司實控人或將發生變化。
      8月12日,國內兩家葡萄酒上市公司接連發布與違規擔保事件有關的公告,其中,通葡股份面臨著近3億元的債務訴訟,ST威龍實控人王珍海的大部分股權已遭司法拍賣,公司實控人或將發生變化。

有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從表面上看,是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出現了問題,但從營收和運營情況來看,這兩家公司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而隨著這一系列負面事件的不斷發酵,或將給本就雪上加霜的國產葡萄酒帶來一定的消極影響。”

01、相似的遭遇——借貸“爆雷”

事實上,此次王珍海持有的1.36億股ST威龍股份被司法拍賣,是之前違規擔保事件的繼續發酵。早在去年,這一因多起借貸糾紛而引發的連鎖問題就已經爆發。

2019年10月8日,威龍發布公告稱,山東龍口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申請對公司控股股東王珍海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6.47%的股份進行司法凍結。彼時,威龍表示,尚未對公司控制權、正常運行與經營管理造成實質性影響。

而在這則公告發布僅一周之后,10月15日,威龍再次發布公告,稱收到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股權司法凍結通知,對王珍海持有的公司股份157278629股(占公司總股本47.23%)進行司法凍結,至此,王珍海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被凍結。11月,“威龍股份”更名為“ST威龍”,成為繼“ST中葡”之后,第二家陷入重大經營風險的國產葡萄酒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司法拍賣結束后,深圳市仕乾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自然人陸金海分別以4.86億元和4.19億元競得了ST威龍21.96%和18.81%的股份;威龍表示,若競買人后續完成余款繳納以及完成股權過戶,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將發生改變。

無獨有偶,今年通葡股份也爆出了借貸糾紛。與ST威龍類似,通葡也對公司實控人進行了違規擔保。其發布的公告顯示,經自查,公司累計違規擔保金額為3.65億元,目前尚未解除金額為2.98億元,其中有2.85億元都是對實控人尹兵進行的違規擔保,且債權人均已提起訴訟。

目前,通葡股份名下1億元的房產以及公司銀行賬戶累計699.19萬元都已被法院查封。通葡表示,公司如果不能及時完成整改,如期解決上述擔保問題,根據《股票上市規則》相關規定,在8月底之前存在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的風險。

02、相同的危機——盈利能力弱

綜合來看威龍和通葡爆發的債務危機,盡管都與公司實控人以及上市公司的違規操作有關,并未提及公司經營層面的問題。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國產葡萄酒產銷量連續下滑的背景下,近三年來,這兩家葡萄酒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在持續減弱。

根據財報顯示,2017年-2019年,ST威龍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31億元、7.88億元、6.6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0.63億元、0.52億元、-0.26億元,營收與凈利潤連續三年下滑,且2019年的凈利潤同比下降150%,是威龍上市以來首次出現虧損。

因此,ST威龍也坦言,受控股股東違規擔保事件的影響,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很大的困難,品牌形象受損。

創建于1937年的通化葡萄酒,是1949年開國大典專用酒和1959國慶十周年獻禮酒,也是中國第二家國產葡萄酒上市公司,而如今相對于張裕、威龍等企業來說,通葡在葡萄酒行業似乎有些尷尬。因葡萄酒業務的增量有限,公司業績表現并不理想,為進一步增強盈利能力,2015年,通葡以6669萬元的對價收購了以銷售白酒為主的電商公司九潤源51%的股權。

此后,通葡的葡萄酒業務逐漸從主業淪為了“副業”,其營收從2015年的4.75億元縮減至2019年的6054.62萬元,僅占企業總營收的6%。而九潤源最終也并未成為通葡扭轉業績下滑的“救命稻草”,2019年,通葡股份實現營收9.76億元,同比減少4.93%,凈利潤為-3131萬元,同比減少845.97%。

有行業人士認為,“這兩家企業的虧損一方面與消費疲軟、經濟增長乏力有關,另一方面也與企業的自身經營缺乏系統的長線規劃有關,比如通葡不聚焦主業,后期的營收主要依賴于九潤源,但其作為一家電商公司,對于葡萄酒主業并無核心價值;威龍則過于依賴浙江市場,壓貨比較嚴重,在內憂外患之下,根據地市場難有增長動力,全國其他市場則發展薄弱,想要撐起業績也很難。”

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酒業專家看來,“其實近年來,整個中國葡萄酒市場都不容樂觀,這不單單是一家企業的問題,其實國產葡萄酒企業都面臨著發展困境。威龍在上市后的頭兩年,其實業績是不錯的,而且這幾年也比較努力,除了浙江市場之外,也在走全國化路線,開拓了福建、江蘇等多個市場,并且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和一些酒商實現了捆綁合作,客觀來講是有一定進步和突破的。”

03、相似的命運背后是國產葡萄酒困局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威龍、通葡的借貸糾紛簡單來看是企業存在違規操作;其實牽一發而動全身,透過這兩家上市公司所暴露的問題,折射的其實也是整個國產葡萄酒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那么,國產葡萄酒面臨著哪些問題?微酒經多方采訪,認為有以下兩點:

第一、面臨多酒種的競爭壓力,尤其是來自白酒品類的壓力。

2012-2016年,整個中國酒行業都進入了調整期,在這個過程中,白酒業率先實現了龍頭企業的規?;?,奪得了市場的主導權和話語權,且在龍頭企業的帶領下,白酒業的競爭水平變得更強,產業規模也占有絕對優勢。

而國產葡萄酒一方面面臨著品質與性價比不高的問題,被進口酒拿走了不少市場份額,另一方面還受到了白酒的強勢擠壓,內憂外患之下難以發展。

第二、缺乏超級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產業規模難以做大。

國產葡萄酒行業正處于青年期,還沒有走向成熟,需要核心的政府職能部門與超級龍頭企業對產業進行推動。一般來說,超級龍頭企業戰略越清晰,落地和執行能力越強,企業規模越大,對行業的帶動作用也越大。

但從目前來看,部分國產葡萄酒上市公司戰略迷茫,且出現了問題集中爆發的現象,對市場的消費信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不僅減弱了資本市場的信心,甚至會削弱整個產業的競爭力。”

針對國產葡萄酒未來的發展趨勢,深圳智德營銷總經理王德惠認為,“國產葡萄酒的發展可能會有兩個極端,一是通過資本運作或收購兼并,國產葡萄酒會向頭部企業集中,另一個極端則會變得非常分散,這是由葡萄酒的特性導致的,不同的葡萄品種、風土與釀酒師都會釀造出不同風味的葡萄酒,葡萄酒市場越成熟,消費者就越懂酒,也難以對某一個品牌保持長久的忠誠度。”

記者手記:

盡管威龍和通葡爆出的債務危機給行業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但這并不意味著國產葡萄酒中堅力量的坍塌,反而是一次洗禮,是優勝劣汰的過程,只有經歷這些“艱難困苦”,真正有實力的企業才會發展的更好,這也是每一個行業都可能會經歷的必由之路。

此外,在微酒看來,國產葡萄酒龍頭企業近年來所做的努力已經讓我們看到國產葡萄酒走出困境的曙光。

以張裕、長城等為代表龍頭企業正不斷在產品品質上下功夫,提升中國葡萄酒的品價比與國際影響力。

近三年來,張裕旗下產品獲得世界級金獎及以上獎項70余次,比過去二十多年來的總和還多;而長城五星則成為唯一斬獲三大國際葡萄酒賽事金獎的中國葡萄酒品牌。除此之外,兩家龍頭企業都制定了較為聚焦的發展戰略,并且在持續創新,以實際行動帶領中國葡萄酒行業走出調整期。(微酒  佚名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工商網監電子標識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北京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絡110報警服務 北京網絡行業協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中國互聯網協會
 
友友广西麻将开挂视频 天津11选5 幸运赛车一期计划 北京pk10预测软件 安徽11选5走势图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青海 吉林十一选五任选五遗漏 广西快三是不是官方开的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体彩时时彩11选5山西 青海彩票十一选五